相聚研究

相聚研究
博采众长

创业板大跌,估值仍然很贵,但这些行业却有投资机会了!

2017-07-27

相聚资本总经理梁辉做客CCTV2《交易时间》栏目  

66.jpg

   主持人:介绍一下来到演播室的嘉宾,相聚资本总经理梁辉先生,昨天创业板走的很悲摧,这种下跌,这么多跌停的合理吗?

    梁辉:我觉得创业板本身估值比较贵,因为现在的市盈率大概是50倍,相对来讲它的增长按去年的增速只有20%,还考虑一些并购的因素,所以本身比较贵的情况下,又在现在监管比较严厉的市场环境,我觉得下跌是有其合理性。

    主持人:但是百股跌停,走的如此凋零,是不有点过激了?

    梁辉:如果是从节奏上来讲,确实是历史上很少发生的这样一种情况,但是我想它是历史上很多风险积累之后一个集中释放的结果。因为有些公司,创业板公司的质押率比较高,大股东拿这个股份去做质押了,如果它循环下跌的话确实会有这个踩踏的因素,因为他质押了,所以如果是到了平仓线,他可能还需要再卖,这个就有点像2015年平仓导致持续下跌,我觉得这个因素是有的,如果是考虑这种因素的话,那我觉得这个市场风险就需要大家去考虑了,尽量避免出现这种循环式下跌的风险,但是因为很多公司本身盈利就没有达到预期,所以它的股价一个下调,我觉得应该还是正常的。

    主持人:那现在有一句话,这句话现在说出来,很多人听了觉得不太高兴,就叫上证50不言顶,创业指数不言底,昨天这种分化的格局是走到了一个极致的状况,您认为这种分化还会持续吗?

    梁辉:我觉得是,其实今年本身也是一个分化比较大的市场环境了,市场本身有分化,同时我想即使在成长股里面,不一定是中小创了,成长股里面它本身也有分化,比如像海康威视、大华股份这种公司,应该还是在一个很高的位置,因为它本身的增长还是持续的,如果是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想由于业绩的分化,导致股价的分化,这个肯定还会持续,因为在没有新增资金的情况下,肯定大家去寻找确定性增长的公司,这些公司,应该说它的比重是很小的,也就是市场中的小部分,所有的资金都往这里面去涌的话,肯定分化还会持续。

    主持人:分化还会持续,但现在也有投资者,从另外一个角度来问问题,不断上涨的创新高的飘红的上证50的股票或者指数,是不就可以蒙着闭着眼睛买呢?您怎么看?

    梁辉: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是从时间,你要考虑投资的一个时间究竟多长,如果是从比较长的时间来看,我想因为上证50,我看了一下它的结构,基本上都是银行、保险,都是非常大市值的公司代表着中国的经济,如果是从这个角度来讲,如果我们看好中国经济的话,买上证50放时间比较久一点,我想这个收益至少是比较确定也比较稳定的。创业板从整体来讲,我觉得还是比较贵的,因为它现在是将近50倍,但是它的盈利的增长并不是很高,因为在过去的几年,很多创业板公司通过兼并重组来实现了一个比较快的增长,但是在未来的监管环境下,这种增长肯定是不能持续的,所以从创业板整体来讲,我想真有可能是30倍,这个估值水平,那有可能是一个比较底部,现在这个位置大概是40多倍,我想还是有一定调整空间的,但如果从个股来讲,我想应该分析的是个股自身的价值,那就从未来的增长再折现回来,去看它的估值水平是否合理了。

77.jpg

    主持人:下半年究竟是成长股跌出机会,还是蓝筹股涨出价值,这个问题您的答案是什么?

    梁辉:我觉得取决于利率,也就取决于资金,如果是资金环境还是比较紧的话,我觉得应该还是一些低估值的公司会相对来讲安全一些,如果下半年的资金宽松的话,成长股应该是弹性大一点。我觉得新能源车和智能驾驶这个领域是不错的。第二个值得关注的是集成电路这个产业链,因为中国大规模在上相关的产能,所以这个产业链,我想在未来几年应该是有一个比较快的发展,所以成长行业我觉得这两个方向应该是比较值得关注的。

    主持人:蓝筹呢?您重点哪些行业或者重点的龙头。

    梁辉:我觉得还是从比较低估值的行业中去找,我觉得第一个是汽车,因为我想第一个汽车的存量很大。第二汽车确实从现在到未来几年,可能在面临一个比较大的技术升级,所以汽车我觉得不错。第二金融领域,保险、银行基本面都应该有所改善,估值也不是很贵,所以我觉得也是不错的。

    主持人:我们看到金融工作会议一直在强调监管,我们看到保监会的领导,包括银监会的领导都已经贯彻落实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加强监管,加强监管会对银行的估值带来什么样的影响,这个问题您仔细考虑过吗?会有什么样的变化?

    梁辉:它相对更有吸引力了,因为银行两类,一类是相当于2C的银行,有大量客户的银行,这种在金融监管比较严的情况下,它资金相对更加值钱,更加稀缺了,比如像四大行,招商银行,它的资金本身可以获得高收益的能力变得更强,所以这个肯定有利于他们去改善它的一个估值了,它现在估值这么低,有可能会提升。

    主持人:今天郭树清主席说了,不要乱加杠杆,不要乱做表外业务,不要乱做一些违规的产品,这个会不会使得银行的利润收窄,比如以前做的一些业务利润很可观,现在不能做了,会影响业绩吗?

    梁辉:这个要从两方面看,银行它的盈利增长,如果是从收入端来看有两部分,第一个是量的扩张,第二是息差的扩大,如果是从监管表外的话,对它总规模的扩张肯定是有影响的,比如现在M2的增速已经下到10以下,但是如果是比较强监管的话,对于一部分银行,本身资金它的成本就很低的银行,它的息差有可能是扩大的,而且我们确实也看到息差在扩大,所以这里面至少有利于一部分的银行。

    主持人:好,针对目前的市场振荡比较大的情况下,很多投资人在研究安全性的匹配,安全性的配置,我知道您也在机构工作过很多年,您对于匹配的安全性有什么样的标准,您是怎么寻找安全性,又怎么保证收益性?

    梁辉:安全性,我觉得首先是业务本身的安全性。第二是估值的安全性。业务本身的安全性,我想有巴菲特的标准,护城河要足够的宽,一般情况下,这个行业本身它是一个朝阳行业,或者是一个稳定行业,这个公司在这个行业中处于龙头地位,这个它就天然具有业务性的安全性,比如像很多消费领域的,比如像茅台,它在白酒中它肯定业务中是安全的。第二个是考虑估值的安全性,如果简单来看就看市盈率,市盈率不能比市场的平均水平高很多,同时也不是历史中的一个非常高的位置,我想这个它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安全性。

    主持人:再说说,您现在所在的私募机构的一些特点,我们知道私募是追求一个绝对收益、绝对回报的,这个难度也是很大的,怎么样在安全和收益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,这个平衡点怎么找,经常是矛盾的,仓位一重很容易就被套住了。

    梁辉:对,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个时间的维度,就说我去考虑一个多长时间来去获得一个比较确定的回报,如果说我考虑只是一天,比如第二天我是否获得一个确定回报,这个比较难,但是我如果把这个时间拉长到一个季度甚至一年,或者更长时间,我有一个更长的,比一般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所考虑的时间维度要更长的话,这个时候我去分析一个企业的价值,我就更容易一点,比如说还是拿一个公司的内在的价值,它的一个成长空间,护城河,安全边际,从这个角度去分析,我想再去做投资相对会容易一点。